电竞俱乐部的发展现状与趋势

—般来说,—个电竞俱乐部的运营对象通常为单支战队或多个分布战队,—个项目战队的主要组成人员包括教练、领队、队员,部分战队还有替补选手。另外,部分一线战队的队员中还有来自韩国的外援。

电竞俱乐部的运营可向足球俱乐部等正规体育俱乐部学习,俱乐部要与队员签订合同,俱乐部要承担队员训练、战队宣传、战队参赛、商业活动等诸多事宜。目前,我国有很多二三线电竞工作室,一线电竞俱乐部的数量较少,主要包括IG电子竞技俱乐部、VG电子竞技俱乐部、Newbee电子竞技俱乐部、LGD电子竞技俱乐部、皇族电子竞技俱乐部等。

◆俱乐部开支大

(1)俱乐部运营成本逐年增加

—般来说,俱乐部的运营成本主要包括以下几种费用,分别是选手工资、转会费、外出比赛费用、维护周期开发费用等。近年来,年轻创业者纷纷投资电竞俱乐部,—方面切实改善了俱乐部的运营环境,另—方面也大幅增加了俱乐部的运营成本。以LGD为例,LGD共拥有9支战队,2011年,这9支战队的运营成本为50万元:2015年,这9支战队的运营成本增加到1500万元。

(2)转会费屡创”天价”

在俱乐部的各种开支中,转会费所占的比例很大。转会费指的是某选手从—个俱乐部转到另—个俱乐部后,需对原俱乐部支出的补偿费。一般情况下,这个费用就是选手与原俱乐部签订合同时,合同内规定的违约金。近年来,电竞选手的转会费逐渐攀升。例如2015年LGD为张宁支付了200万元的转会费,创下了当年DotA圈的转会费纪录;QG战队为Uzi支付700万美元的转会费,等等。

◆议价能力低,商业模式有待优化

电竞俱乐部的收入来源有3种,分别是赛事奖金收入、赞助商赞助和参加代言所获取的收入。

(1)赛事奖金收入

现阶段,电竞俱乐部获得的赛事奖金多用于提高电竞选手收入,教练、选手、领队所获取的分成比例非常大,俱乐部只能获取一小部分分成。以LGD俱乐部为例,其旗下的两支战队获得赛事奖金500万美元,其中,队员分得了450万美元,俱乐部只获得了剩余的50万美元。

(2)赞助商赞助

现如今,赞助商可谓俱乐部的生命之源,如果失去赞助商的赞助,俱乐部很有可能走向解散。俱乐部的赞助商有广告代言厂商及直播平台,其中直播平台对俱乐部的赞助方式多为签约主播或游戏战队,俱乐部的电竞选手配合直播平台做直播,俱乐部获取其赞助的资金。

(3)商业代言

在电竞业,电竞选手就是明星,俱乐部好比经纪公司,要对电竞选手进行包装,为其安排商业活动,电竞选手出席商业活动所获取的费用要与俱乐部按一定比例分成。但电竞选手出席商业活动有—个最大的隐患就是可能因出席商业活动太频繁导致疏于练习,比赛失利。

为避免出现这种情况,俱乐部要合理安排选手的商业活动,保证选手的参赛状态。

◆俱乐部盈利差的原因

目前,我国大部分电竞俱乐部的财务状况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有关报道显示,我国二三线的电竞俱乐部获取收入的渠道只有参加比赛获取奖金,仅依靠奖金收入,俱乐部难以正常运行;一线俱乐部的收入来源虽然多,但每年要支出高额的转会费,且其收入多用于支付主播及选手工资,再加之职业选手的商业价值没有得到有效的挖掘,使一线俱乐部难以盈利。以VG俱乐部为例,据相关人员介绍,2013年VG俱乐部亏损300万- 400万元;2014年,VG俱乐部亏损500万- 600万元。

我国很多电竞俱乐部的投资人投资电竞俱乐部的初衷并不是为了盈利,而是对游戏的热爱、对电竞明星的追捧。这种不计代价的资金涌入有力地支持了电竞俱乐部的发展,但是这种模式是非常危险的,一旦投资方撤资,电竞俱乐部就要面临解散。在我国出于这种原因解散的俱乐部不胜枚举。

◆行业规范逐步建立,投资价值逐渐显现

(1)恶性竞争不断,俱乐部生态环境有待改善

自2010年始,电竞俱乐部的恶性竞争愈演愈烈,支付高额的违约金抢夺电竞选手的现象层出不穷,使电竞选手在俱乐部之间频频转换。由此,电竞选手的收入大幅提升,俱乐部的负担却越来越重,甚至陷入连年亏损的局面。部分俱乐部因此解散,留下来的俱乐部也难以盈利。基于这种现象,电竞俱乐部要发展,就必须改善其生态环境。

(2)行业规范正在建立,俱乐部权益需保证

2011年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成立,该联盟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国内的电竞战队做好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工作,维护电竞俱乐部与电竞选手的利益,规范电竞俱乐部运营,引导电竞俱乐部的竞争走向正常化、规范化。但是,该联盟的制度也尚未完善,运作模式不成熟,公信力较差,所发挥的作用有限。

未来,随着行业规范的建立,管理模式成熟、运营优势显著、商业模式完善、品牌影响力正在形成的电竞俱乐部将有望成功发展。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